ȴʣ ȵ
主页 > 即时报 >

以读者为中心策划采写每一篇报道
              Դ 未知 2019-11-25


      我们常说的新闻报道无非两种,一是日常报道、社会新闻、时政新闻、突发事件及事务性报道;二是深度报道及策划报道。前者是快照式的报道,占据了我们多数新闻版面,也是用时用工较多的工作,做好一般报道,给媒体带来的是掌声。而后者则是对依附在社会层面的表象、现象、问题、热点进行深度策划,对新闻事件的深度报道或者对社会普遍关注的焦点进行策划报道,既符合党的新闻政策、社会的公理良知,又体现记者的新闻追求,媒体的新闻理念。这两种报道手段难以区分孰重孰轻,但是,如何把日常报道做成“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新”,如何把深度报道做成党性和人民性的高度统一,需要记者编辑有过硬的采编水平。

      做活日常报道,就是在盘根错节、纷乱复杂的新闻材料中遴选导语,依照新闻的属性规律,在新闻性、思想性、实用性及故事性上下功夫,除了有强规要求,还要尽量让记者从会议、材料、文件中解放出来,把再创作融入进去。

      新闻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这种报道是让读者看的,怎样把读者的“味蕾”调动起来?笔者以为,应在新、奇、特上下功夫,在同类事件的不同之处下功夫。下笔之前应当想好,这篇稿件的亮色在哪里?带给读者的感觉是什么?掌握了一手素材之后,记者应当思考如何下笔更生动,更有可看性。如何把会议新闻写成社会新闻,把会议解决的具体事情告知读者,让时政新闻有可读性。

      前几年笔者作为时政记者,时常参加政府的民生会议,以取暖会议为例,如果按照新闻套路,就是政府召开取暖会议,把会议要求简单转述一下即可。这种报道非常雷同,读者关注度不强。为了有新意,笔者直接点题《今年,省城的冬季比往年高三度》。直接把政府要求供热公司提高室内温度这一主题告诉读者,增加了关注度。还有每年的征兵工作会议,笔者避开程式化模式,没有按照会议新闻写,而是用直奔主题的语言为标题——《好男儿,进军营!》,文中再把当年的征兵政策穿插进去,吸引读者关注。

      所以,记者要有挑战自我的信心,要从程式化、套路化、模式化中解放出来,力求每篇稿件不雷同。其实,这也是从事新闻工作的魅力所在,因为每个新闻事件永远不相同,记者接触到的都是新鲜的、有温度的、抑或愤而不平的事,要将这种跃然纸上,告知并感染更多的人。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坚守党的新闻纪律,不让个人情感超越党和政府的要求之上,一份材料拿到手,先要自己提炼精华、要点,将自己当作读者,提炼自己感兴趣的信息,然后再用鲜活、生动的语言将其客观报道出来。

      如果说日常报道给受众提供的是快餐,那么深度报道就是一道细嚼慢咽的大餐,是新闻价值观的直接体现。那么,什么是新闻价值观?坚定不移维护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维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此前提下,围绕国计民生关注群众呼声强烈的问题、发现社会关注度高的问题,进行全方位观察、多角度思考,从新闻的表象,向深层次扩展,深挖其新闻背后的新闻。

      深度报道的关键,一个是“深”字,一个是“思”字。深就是深度,思就是思考。思考应当走在深度前面,而思考又包罗万象。首先应从题材上思考。在日常生活中,面临的大部分是支离破碎、司空见惯的场景,焦点、热点、难点毕竟不多,适合做深度报道的题材有限。这种现状无法改变,就需要记者从中思索、发现有价值的“金矿”,人物的、社会的、经济的、文化的,都需要深耕细挖,做出与别家媒体不一样的新闻,发出更为响亮的声音。如,全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在太原举办,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太原举办的一场规模盛大的体育赛事,《太原日报》先后以《二青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带走什么?》为题,用几个整版重点介绍这场体育赛事。二青会闭幕后的8月22日,《太原日报》第一版又以《二青会给我们留下什么》为题,从文化、经济、资源等方面进行剖析,突破体育报道的范畴。一个“带来”、一个“带走”、一个“留下”,3个动词传神灵动,彰显了体育牵头、经济唱戏的深刻含义,增加了浓浓的时代感,达到了政府满意、读者满意的效果。

      作为一名记者,首先要增强自己对党的情感、人民的情感,对法律、正义、善良的尊重以及对自己职业的敬畏和荣誉感。每个新闻事件的采写不仅要充满新意,还要充满温度与正能量,要承担起新时代的使命与责任。

      记者既要有家国情怀,也要有报纸的质量意识。每位记者都应明白什么是好稿件,摈弃只有批评报道才是“好稿件”的观念。比如,最近猪肉价格上涨不少,许多媒体只是泛泛而谈,应景文章大同小异。《太原晚报》的一篇报道《猪肉价格怎么了》,记者没有简单地叙述猪肉价格的波动,而是从养殖户、市场人士、农产品专家、消费者、经营户诸方面多方位报道,做了分析预测,有深度有高度,得到了读者的认可。

      社会层面多姿多彩,各种群体均依附在城市这个肌体上,他们的困惑、喜悦、生活态度等,都应当给予关注。不一定非得等民工跳楼了,才想起报道“讨薪难”,之前的焦灼状态如果加以报道,也应是记者关心和关注的话题。还有“新政出台,肿瘤患者一年看病省多少”“环卫工的一天”等等,这些稿件从形式到内容已经突破了真正意义上新闻的边界,但有新意,有正能量,是以读者为中心的策划型报道,也值得大力提倡。

      作为传统纸媒,尤其是今天,特别需要主动介入社会,只要在这个城市发生的一切新闻事件,都应该有我们的声音,这样才可以称之为新闻。对于媒体而言,不去主动接触新闻事件、新闻人物、社会热点,等于“自废武功”。

      当然,在信息网络普及的当下,最恶俗的就是标题党现象,故意用夸张、夸大的文章标题吸引读者,很多标题却与实际内容完全无关或联系不大。这是一个主流媒体最应该规避的,也是一个好记者最应该的。好的新闻要拒绝标题党。即使是一些娱乐新闻也应该是健康的、有趣的、客观的。不可否认,好的标题确实能吸引众多读者的关注,但内容不符的标题党,虽说短时间内增加了阅读量,或浏览量,但却不能真正俘获读者的心,影响质量的同时,只会降低它在读者心中的公信力。

      一份受市民喜欢的报纸,多年来培养了各个阶层的读者,一定要认真对待自己的信誉,这就要求我们的采编人员多在内容和标题上下功夫,认真对待每一个文字,传播有价值、正能量的内容。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