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即时报 >

新闻晨报记者电话采访广州死于非典的遗孤
              Դ 未知 2019-07-06


      新闻背景:今年1月中旬,广州市妇婴医院的韦小玲在“非典”肆虐时不幸染病。她那在广州市粮油贸易公司工作的丈夫罗耀华当时并不知道这种疾病的严重性,仍经常前往探视,随后亦染病在身。夫妻两人住院后不久,分别于2月18日和26日相隔8天双双去世,留下一个不到9岁的孩子杰仔,只靠年迈体弱的爷爷奶奶拉扯成长。杰仔现在每天早晨6时起床和下午5时放学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上香祭奠,祝福父母的在天之灵。

      打电话前记者很犹豫,一个不到9岁的孩子,父母相继死于“非典”。两个月了,再要去触动这么一件令人伤感的事,真是于心不忍。果然,电话那头杰仔的奶奶说不上两句话,便痛哭不止。

      夹杂在抽泣声中浓重的粤语方言从话筒中传来只是一片混浊的声音,声音断断续续,仔细分辨后只听到“杰仔爸妈走的时候,他拉着我大哭大喊‘我没有爸爸妈妈了,我没有爸爸妈妈了’……”

      电话里传来的哭声让人揪心,安慰的话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我们当时不知有这么严重的病,杰仔父母走得太匆忙,又不能开追悼会,孩子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看到。他这么小就没了父母,太苦了,这个打击太大了。”

      没说上几分钟的话,杰仔的奶奶一声“你回来了”,记者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知道可能是杰仔的爷爷中午送杰仔上学后返回。“是上海打来的电话,人家很关心我们杰仔呢。”再说话时,却是爷爷接过了话筒。

      “学校离家要过一条马路,车太多,我不放心孩子,也担心别的小孩欺负他,每天早中晚我都要接送。”刚从外面回家的杰仔爷爷声音有些喘。“家中有一张照片是杰仔最喜欢的,妈妈去世后,他要我把照片翻拍缩小,好让他装在书包里,每天背在身上。”爷爷在电话中泣不成声地告诉记者。那是杰仔两岁时妈妈在荔湾湖公园抱着他放风筝的照片,照片是爸爸拍的。照片上看不见风筝,只能看到杰仔手中一根向上的红线,俩的笑容非常灿烂。

      杰仔的爷爷奶奶都年过七旬退休在家多年,由于体弱多病,1600元的退休金有三分之一花在了药物上。杰仔的姑姑伯伯都是临时工,没有固定收入,无法给杰仔更多的资助,还好杰仔的妈妈所在的广州市妇婴医院每个月都给杰仔450元的生活费。

      说起杰仔的今后生活,杰仔爷爷的口气更多的是忧虑。“唉,我现在和他奶奶只能希望自己长命点,我们没有什么能力,为了杰仔,老天就多给我们10年的时间吧,等他18、20岁我们再离开就好了。”

      杰仔的爷爷很想杰仔今后能读到大学,“但是我们没有能力供他,就靠社会上的资助了。”杰仔父母去世,双方所在的单位都捐了款,广州市妇婴医院更是对杰仔妈妈的医疗费全报销,并将近3万元的两次捐款全部交到了他们的手中。

      余老师的声音听上去悦耳可亲,她是杰仔所在学校三年级的班主任。“这个孩子以前就很懂事,不幸发生后,他的心态调节得非常好,更坚强更懂事了。就在刚才,他还帮助不会的同学做题呢。”

      杰仔突遭不幸,学校最担心的是孩子年龄太小,怕心理上调整不过来,加强心理辅导成了老师们至今都不敢放下的工作。余老师一直很关注孩子的举动,父母刚去世的那几天,杰仔情绪有些起伏,比较沉默。老师常找杰仔说话,鼓励他和同学们接近,孩子们用卖废品的钱搞起了同心基金会,帮助他人,老师让杰仔加入进去,转移他的注意力。尊重杰仔的意愿,老师从未将杰仔的不幸公布,学校对杰仔实行学杂费全免。

      “还好孩子年龄还小,一些情绪还处于朦胧阶段,经过自我调节后他现在开始走出阴影,逐渐恢复了原来开朗的样子,自理能力也提高了。”余老师现在的语调相当欣慰。

      下午5时30分,记者估摸着杰仔该放学回到家中了,爷爷接过电话后喊了一嗓子,一个孩子的声音传来“在洗手啊!”“快点快点,姐姐下午打过电话来,要和你说说话呢。”从照片上看,杰仔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孩子,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声音显得童线岁的孩子,又是和生人搭话,杰仔有点害羞,有时回话还得想上一会儿。只是在问到他喜欢的明星和中意的游戏机时,他的语调才明显活跃起来。

      杰仔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放学后做的第一件事是给爸爸妈妈上香;他的偶像是F4;他长大后想上大学,但不知道都有哪些大学;他长大了最想当,因为很威严。晨报记者杨海鹰